全球資金重返新興市場 避險港效應引機構提前布局(圖文)

時間:2019-06-16 23:10:08 作者:admin
后臺-系統-系統設置-擴展變量-(內容頁告位1-手機版)

海外資本騰挪術

伴隨國際經濟政治形式的變化,全球資本流動路徑亦隨之變化。2018年,全球外國直接投資(FDI)較上年下滑13%,為連續第三年下滑。其中,2018年流入發達經濟體的FDI總額減少了27%,但中國吸引外資總量增長4%。進入6月,原先轉向美債德債避險的機構開始考慮重返新興市場股債資產。一系列資本騰挪術正在上演。

全球資金重返新興市場 避險港效應引機構提前布局下一頁

“風水再度輪流轉。”一位美國對沖基金經理向記者感慨說。

受中美貿易摩擦升級影響,5月以來他們拋售了逾30%新興市場股債頭寸,將資金悉數轉向美債德債避險。如今他們內部開始討論是否將這筆資金迅速轉回新興市場股債資產。

他告訴記者,這絕不是個案——隨著美聯儲主席暗示將降息提振美國經濟,不少華爾街對沖基金都在盤算重返新興市場的新獲利機會。

這種資金流動趨勢,也反映在數據上。

國際金融協會(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此前發布最新報告顯示,5月份新興市場股市資金流出規模達到146億美元,創下過去6年以來單月最高值,當月新興市場債市僅僅流入90億美元,較4月的242億美元流入額驟降逾60%。

多位華爾街對沖基金交易員估算,6月以來大量歐美機構資金正迅速重返新興市場,僅A股市場,6月以來北向資金凈流入額超過43.8億美元。

“鑒于5月以來中美利差(10年期中美國債收益率利差)快速升至117個基點,6月以來歐美投資機構通過債券通凈買入人民幣國債的資金,至少在百億人民幣規模”,一位國有銀行債券交易員指出。

記者多方了解到,這種資金重返狀況也出現在印度、菲律賓等新興市場國家——隨著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持續跌向2%,加之德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在負值區間“越走越遠”,觸及歷史低點-0.24%,這些經濟平穩增長、信用評級相對穩定的新興市場國家正憑借可觀的利差優勢,吸引越來越多歐美投資機構加倉配置。

事實上,歐美投資機構之所以時隔一個月快速重返新興市場,另一個重要原因是他們發現不少新興市場國家債券股票走勢相對獨立,呈現較強的避險港效應。”Wrightson ICAP首席經濟學家Lou Crandall向記者透露。這驅動不少全球基金不再跟隨MSCI新興市場指數與彭博巴克萊全球債券指數“被動”配置新興市場資產,轉而主動加倉實現更高的避險效果。

在他看來,這背后,是不少投資機構還打著新的套利算盤——隨著美聯儲即將進入降息周期引發全球資本再度涌入新興市場淘金導致后者資產估值持續提升,他們正提前布局坐享豐厚“紅利”。

資金重返新興市場

上述美國對沖基金經理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坦言,5月他們拋售逾30%新興市場股債資產,也是無奈之舉——由于5月初中美貿易摩擦突然升級,在看不清未來全球經濟增長前景的情況下,基金投資委員會只能要求交易團隊先撤離新興市場高風險資產,轉入美債德債避險以“觀望”事態發展。

“但這反而讓我們作繭自縛。”他坦言,隨著大量歐美投資機構均采取上述避險策略,導致美債德債收益率持續快速走低,導致基金避險投資組合收益率隨之縮水。究其原因,基金內部投資模型估算,若10年期美債收益率與德債收益率分別跌向2%與-0.3%,他們避險投資組合(算上投資杠桿)的年化實際收益率將比5月前下調逾45個基點,跌至2.7%附近,低于基金此前設定的3%無風險獲利回報預期值。

“這讓我們再度將新興市場股債資產納入投資版圖。”這位美國對沖基金經理指出。尤其在經歷5月全球貿易局勢趨于緊張后,不少新興市場股債市場的表現并沒有他們預期的那么差。比如原先他們認為中美貿易摩擦升級將導致A股指數很快跌向年內新低,但6月以來A股隨著中國一系列刺激政策出臺明顯企穩反彈,轉而吸引逾43.8億美元海外資金重新入場;而中美利差走闊也令當月海外資金增持人民幣債券的額度創過去一年最高值。

與此同時,印度在經歷大選后,經濟增長前景確定性增強也吸引海外資金積極加倉布局,菲律賓與馬來西亞等股市則因為對美出口增加,早在5月下旬便呈現企穩反彈跡象。

“6月以來我們主要在討論重返新興市場的資金比重。”上述美國對沖基金經理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坦言,目前交易團隊建議從美債德債頭寸里撤離20%資金,轉而超配中國、菲律賓、印度等新興市場國債股票,而基金投資委員會則擔心這些新興市場國家風險對沖工具不夠完善,加之此前股市反彈力度加大,傾向將超配新興市場股債的資金減半。

他發現身邊不少對沖基金都在迅速買入各類新興市場股債ETF產品。究其原因,隨著美聯儲即將進入降息周期,新興市場資產很快將迎來新一輪資本涌入潮而引發估值上升,從而賦予他們新的買入獲利機會。

買漲套利機會再現

值得注意的是,在5月底美聯儲主席鮑威爾暗示將降息提振經濟后,全球金融市場對美聯儲加快降息步伐的預期驟然升溫。

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的聯邦基金利率期貨最新交易數據顯示,押注美聯儲7月降息的幾率逼近70%,9月降息的幾率更是達到93%。

在Lou Crandall看來,這也驅動越來越多對沖基金6月以來加快超配新興市場股債資產的步伐。

“過去數十年以來,只要美元進入降息周期,大量歐美資本就會涌入新興市場高收益資產博取利差收益,如今眼看美元即將再度進入降息周期,這些對沖基金便如法炮制,坐享新興市場資產估值提升的收益。”他分析說。

BK Asset Management宏觀經濟研究主管Boris Schlossberg則指出,這反而令新興市場國家再度陷入“幸福的煩惱”,一方面大量外資涌入有助于提振當地經濟與金融市場表現,另一方面熱錢過多涌入,又會引發外債占比偏高與資本大進大出風險,最終給當地經濟發展構成較大威脅。

“某種程度而言,近期菲律賓、馬來西亞、印度紛紛趕在美聯儲之前降息,一方面旨在刺激當地經濟發展,另一方面也有壓低本國債券等資產收益率,緩解熱錢過多流入壓力的考量。”Boris Schlossberg分析說。

在上述美國對沖基金經理看來,這些新興市場國家降息舉措未必能有效遏制對沖基金的套利熱情。究其原因,10年期美債收益率下跌速度過快,反而令這些國家同期國債收益率的利差優勢進一步擴大,吸引各路資本趨之若鶩。

記者注意到,受海外資金持續加倉影響,6月以來菲律賓10年期國債收益率從5.649%跌至5.189%,馬來西亞10年期國債收益率則從3.796%跌至3.736%。

“如今,這些新興市場債券收益率依然具備相當高的投資吸引力。” 上述美國對沖基金經理向記者透露,目前他打算通過借入日元獲得3倍投資杠桿,再將日元兌換成當地貨幣投向當地國債,在扣除相關操作費用后,他能從日元貶值與這些國債利差收益里獲得年化約7.5%-8%的回報。

“美元即將進入降息周期,即便未來全球貿易局勢再度緊張,對沖基金都不會輕易離場,除非他們如愿以償——獲得預期般的高套利回報。”他指出。


后臺-系統-系統設置-擴展變量-(內容頁告位2-手機版)
聲明:本文內容由互聯網用戶自發貢獻自行上傳,本網站不擁有所有權,未作人工編輯處理,也不承擔相關法律責任。如果您發現有涉嫌版權的內容,歡迎發送郵件至本站聯系郵箱進行舉報,并提供相關證據,工作人員會在5個工作日內聯系你,一經查實,本站將立刻刪除涉嫌侵權內容。
后臺-系統-系統設置-擴展變量-(內容頁告位3-手機版)
一码中特免费试料